声带息肉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点赞温江区作家协会多个会员作品刊登于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是哪家 https://wapjbk.39.net/yiyuanzaixian/bjzkbdfyy/

这些点击蓝字
  在灵居山的东峰,几位游人围坐一起,酬唱诗文,言道论学,其中一位身穿对襟长衫、头戴一顶方桶帽的老人格外显眼。他放下手中的酒杯,眼光目视石岩上“希夷炼丹处”五个阴刻字,山下岳阳溪蜿蜒盘绕普州城,逶迤北去。联想到自己30多年的宦海生涯、结友同游,如今辞官归乡,老人不禁感慨:
  不上云居二十年,春风草色尚芊绵。
  浪夸行迹自南北,应许行踪相后先。
  客为芳辰浮绿蚁,僧于清夜礼金仙。
  兴来莫说长安梦,北斗南辰总焕然。
  “兴来莫说长安梦,北斗南辰总焕然”,既是多年为官的心得,更是沉醉于田园风光的怡然自得的心境,又有居江湖之远的安逸情怀。
  这位老人可不是普通百姓,他是北宋中期颇有盛名的诗人,在巴蜀文学史中占有重要一席之地的文学家冯山。其家世个人资料匮乏,故人少论之。据记载,冯山有文集三十卷,今存诗十二卷,名曰《安岳集》。冯山受当时欧阳修、梅尧臣的影响,风格平淡、意境含蓄为其作品的基本艺术风格,而平淡美则是宋朝诗人对诗歌的一种自觉的美学追求,这也注定了冯山在宋朝诗坛具有一定的地位。

 

这样一位文学大家为何会做客灵居山?“希夷先生”又为何人?灵居山给安岳人民留下了什么珍贵的文化遗产?壹退居二十年不愿入朝为官


  

历史上的四川一直都是中国文学发达的地区,盛产文人。
  北宋时期,安岳就有冯山、刘仪奉等22名进士,文化兴盛可同眉山的“三苏”媲美,有“东普(州)西眉(山)”之美誉。冯山是最为典型的代表,被后人称为与“梅尧臣、苏舜钦同时,尽变杨、刘西昆之体”,其诗歌“平正条达,无翦红刻翠之态”。
  冯山(-),北宋中期普州茗山镇(今四川安岳县龙台镇)人,字允南,初名献能,后改名山,号鸿硕先生。冯氏在当时的安岳是一个大家族,冯山在安岳生活20余年,苦读诗书,游学乡里。仁宗嘉佑二年(),冯山高中章衡榜进士。神宗熙宁二年(),王安石发动变法,时为秘书丞(掌文籍等事)的冯山耿介特立,并不支持变法。同为蜀人的邓绾(四川双流人)此时却推荐冯山为台官,冯山以不谙新法辞官。朝廷考虑到他父母年老需照料,准他回蜀任官。因此,冯山长期在四川任职。
  熙宁七年(),冯山到梓州(今四川三台县)任职,期间作《议免役疏》,评免役法,言免役一法,未有成效,并分析免役法之弊,凸显耿介敢言作风。元祐八年(3),秘书省主官范祖禹再次举荐冯山入朝为官,他在给朝廷的推荐信上称冯山“风节自高”“西南人士称山之美,如出一口”。冯山作《乞免赴召疏》言:“臣生长远方,复久外任,未尝知朝廷事体,少识中外人物。”以才疏学浅、州县民事稍多为由,拒而不受。自此退居二十年。
  从现存的冯山诗歌来看,其题材内容相当广泛。他写了数首乐府诗,多是反映社会生活、揭示民生疾苦的新题乐府。《青塚行》反映了官宦之苦,发出“休休休,有子莫愿为公侯,有孙莫令从官游”的感慨;《邻家妇》描述了公婆嫌贫爱富、好财不好义的丑陋现象,为勤巧的贫妇鸣不平;《樵采行》则反映赋税严重、人民苦不堪言的社会现实。这类作品情绪低沉,沉郁悲慨,充满了不忿情绪,很有讽喻和教化意义。贰以故为新诗歌多沉郁之气


  

不愿为官的冯山却喜好游山玩水,故而有很多馆阁、亭台、寺观、庙堂、滩峡、山水胜景古迹题材的诗歌,并不乏精品,与杜甫诗歌相似,以故为新,多沉郁之气。例如与三国相关题材的《武侯庙》和《八阵磧》,就是即景抒情、览物怀古的经典之作。《武侯庙》用简洁精当的语言描绘三国鼎立的近百年故事,一句一个故事,就像一幅幅卷轴,慢慢展开来,表现了尊刘贬曹的传统倾向,表达了自己对武侯无限的敬佩之情,英雄气流于笔端,现于眼前,又有英雄无奈之叹,读之令人伤感不已。“从容所遇皆法制,浩荡心中万分一。阴机暗与天地合,壮气曾将鬼神役。”《八阵磧》将诸葛亮的神机妙算与扭转乾坤的豪壮表现得淋漓尽致,至今无人超越。
  元祐五年(),59岁的冯山回到安岳故里,他和当地的官员、文人一起到灵居山,在千佛院(其后改名真相寺)住了数月。这期间,他参观了陈抟故居和陈抟墓,不仅为陈抟墓立碑,还写有“图南仙迹”四个巨字刻在陈抟墓后岩石上,至今仍清楚可观。
  (冯山为陈抟题刻“图南仙迹”。许永强摄)此时的灵居山,在春风吹拂下,草色青青,树木葳蕤。山中岩石上石刻艺术家们利用岩石的自然形态,运用纯朴的意匠凿龛造像,在清静的夜晚,僧侣们纷纷前往礼拜。想到以往随意地自夸生平行迹遍布大江南北,也应诺与他人携手游走江湖。良辰佳日里,与客人饮一杯美酒,看着天边时时鲜明光亮的星辰,在这美好的时光何必去留恋官场宦海黄粱美梦一般的生平事迹呢。好游的冯山有感而发写下了前文的七言律诗。
  绍圣元年(),冯山病逝。可叹的是,不愿朝廷为官的冯山在靖康元年(),因其子冯澥官居左丞,被追赠太师。叁云游山川陈抟有多处题刻


  

如果说冯山是云居山的客人,那陈抟可就是云居山上的云上客了。
  陈抟(-),字图南,自号“扶摇子”。先后被皇帝赐名“清虚处士”“白云先生”“希夷先生”。据史传所载,陈抟的一生颇富戏剧性和神秘色彩。从五代到北宋,先后有四位皇帝主动接见他,他却四辞朝命,在山水间徜徉寻觅,访道求仙。《宋史》记载其“不求禄仕,以山水为乐”。
  陈抟得道后,或云游四海,或隐居名山,足迹遍布武当、华山、峨眉、蓬莱等名山大川。他的师友大都是隐士,各怀绝技,神秘莫测,且匿迹潜修,密相往来。在华山,与其交游的师友有孙君仿、獐皮处士、李琪(亦作奇)、钟离权、吕洞宾、苏澄隐、丁少微、毛女、麻衣道者、李八百、白鹿先生、谭峭等。虽然这方面的材料比较零散,有些轶事神乎其神,但仍然可以反映出陈抟与师友间隐修生活的星星点点。
  自唐朝建立后,佛教石刻造像也由北向南推移,并沿金牛古道传入四川。安岳的经济繁荣,社会稳定,再加上安岳独特的地质地貌,境内广泛分布着石质细腻的小山体,石质坚硬,独享蜀中山、水、石“三秀”之一的“石秀”美誉。安岳和毗邻的大足县成为了当时佛教石刻造像的中心。云居山层层的石岩更是摩崖造像工匠们的首选。从目前的史料上来看,陈抟的家乡在安岳思贤乡境内,从思贤乡到云居山距离10余公里,云居山也成为了好云游山川的陈抟必去之地。如今,在山上的东侧石壁上仍清晰可见“希夷炼丹处”等题刻。肆自赞碑刻是以君子慎其独


  

陈抟死后,家乡人为纪念这位道教老祖,在云居山真相寺后修建了陈希夷墓。墓坐北向南,墓基宽约17米,高约4米,为石砌。墓顶为土丘,后部有一小石坊。墓的正面有石砌墓门,两旁有石梯可上墓顶。墓门有石刻题额及对联,对联之间为《陈希夷自赞像》碑。两侧对联:“先生不必仍长睡,天下于今已太平。”《陈希夷自赞像》系嵌入的一通石碑,高2米,宽0.92米。碑的中下部刻陈抟像,上部有自赞和题款:“陈希夷自赞:一念之善,则天神、地祇、祥风、和气皆在于此;一念之恶,则妖星、厉鬼、凶荒、札瘥皆生于此。是以君子慎其独。洪武甲戌秋月重阳日安岳县迪功郎县丞陈观重建,教谕谢复恭敬书。”从《自赞》碑来看,现存陵墓是洪武二十七年重建,且为县丞主持重建,在当时应是严肃庄重的事。明嘉靖年间培修此墓时,增添的门额又有“华嶽归来”四字。20世纪80年代初期,英籍华人作家韩素音曾到此并捐款重修。
  陈抟不会想到,他的不愿为官好云游的性情影响了其同乡冯山。
  云居山,在宋朝称为灵居山,到明朝才称云居山。为何冯山的诗却是云居山而非灵居山?我仔细查阅了冯山的生平及著作,在其《安岳集》12卷,首存诗中均不见《云居山》。道光十四年(),安岳人周国颐编纂的《安岳县志》才收录有此诗,但无诗题,仅标注“宋邑人冯山诗”。《全宋诗订补》中补录此诗,题为《云居山》。由此推断,《云居山》应该是冯山的佚诗,在周国颐编纂《安岳县志》时,根据手抄本补录,因其年代久远,字迹略微不清,错误脱漏较多,在整理时也就按照云居山的时名而将灵居山改成云居山了。
  如今,云居山已成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圆觉洞风景名胜区的核心地带,有众多大大小小的石窟造像、陈抟墓、秦教中寺、真相寺等古建筑,有南宋数学家秦九韶纪念馆、安岳马门溪恐龙化石陈列馆。(圆觉洞。许永强摄)

(昭化景色顾平供图)

到了昭化,想起爹妈

作者:顾平


  

不久前,我从成都驾车到江油,接上退休年迈的岳父岳母到户外活动活动。汽车沿着蜿蜒的丘陵公路前行,窗外,风景秀丽,阡陌纵横,老人心情很好,不时下车看看,一小时后来到位于广元市境内的昭化古城。


  

眼前的昭化古城,是刻满历史痕迹的真实古路、古墙。倾听流淌千年洞悉一切的嘉陵江水的声音,遥想着空旷之上的猎猎旌旗、呐喊……与记忆中的景象相会,寻找想要寻找的东西。


  

昭化,古称葭萌,是迄今国内保存完好的一座三国古城。昭化古城,也是中国古代最早的县治地之一,三国文化重要发祥之城,素有“巴蜀第一县,蜀国第二都”之称。


  

在古城,岳父岳母走累了,便坐在房檐下的木制椅子上休息。昭化,对岳父母来说是故地重游。岳父曾在这里工作,走在昭化的街道上,他特别注意看人,重点是看老年人,希望能够遇见故知。走了一圈下来,没有如愿。如果事先准备一块牌子“寻原XX单位同事”,可能会有效果呢。


  

从地图上看,昭化古城位于白龙江、嘉陵江、清江三江交汇处,其嘉陵江水在此洄澜,水系宛成,太极天成,有“天下第一山水太极”自然奇观之美誉。古城四面环山,三面临水,山清水秀。


  

“到了昭化,不想爹妈”,这句激人心驰神往的话语已广为流传。据考证和民间传说,这句话最早出于武则天的生母杨氏之口。当年,出生在利州(今广元)的武则天,小时候随奶娘常去她母亲的出生地益昌(今昭化)来玩,不知她是钟情这里的灵秀山水,还是崇尚这里的厚重文化,只要一来就乐不思归。她母亲经常感慨,说武则天“到益昌,忘爹娘”。这就是“到了昭化,不想爹妈”最初版本。后来武则天入宫后,被唐太宗称为“媚娘”,最终她登上九五之尊,这句话便因武则天的影响而广为传诵,至今不衰。其实,民间的说法是另一层意思:这里川妹靓丽、身材窈窕,加之土地丰饶,尤其是对于从西、北方陕甘山区来的旅人,这昭化无论是山川还是人,都是“秀色可餐”的好地方呀。


  

事实上,高挑水灵、眼波明媚的川北女子,大多唱得一支支俚曲山歌,扭得一个个窈窕身段,劝起酒来泼辣野性,行起事来温婉大方,两下三下,便勾了旅人魂魄,撩起行者春愁,坠入温柔之乡。于是,“到了昭化,不想爹妈”便编入川北女子的俚谣,不胫而走,随风传唱……


  

记得二十九年前,我到过宝成线上一个叫昭化的小站,停留了二日。风雨中,在这一个传说中“不想爹妈”的地方,当时回家的心情却尤为迫切,特别想爹妈。今日,我们利用难得闲暇,带着年迈的爹妈出来走走,尽子女的一片孝心,让不在爹妈身边的我们不论在天涯海角都时常想想爹妈。


  

悠悠历史已经远去,现在有了便捷的交通工具,人们还会“到了昭化不想爹妈”吗?


  

“不管你走多远无论你在干啥,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咱的妈……”汽车CD里响起阎维文的《母亲》。贵州苗家的长桌宴作者:何忠汉

前几天成贵高铁开通了,又勾起我对美丽贵州的怀念。


  

那一年,我和朋友自驾游到过贵州,由于时间有限只能来去匆匆,走马观花。当时随团漫游八日,基本把贵州全省的有名景点给看完了,总体感觉是“多彩贵州”名不虚传。黔东南千户苗寨苗家的长桌宴,更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  

黔东南州的西江千户苗寨,是苗族人集中居住的地方,其中苗家长桌宴最具特色。苗家人成亲或庆贺丰收时大摆长桌宴是必不可少的。一条条长桌连接起来几十米甚至上百米,长桌一排排摆起来,场面十分壮观。
  

当我们走到一个苗家餐馆门前,就被苗家人的热情所感染。之前导游告诉我们,苗家姑娘端来的米酒你不用接碗,张开嘴喝就行了。因此,我们走到餐厅门前听到苗族小伙吹着芦笙,两三个身着苗族盛装的苗家姑娘便端着酒碗迎接你,喝一口喝一碗两碗三碗都行。
  

喝完进门酒,我们便走进餐馆的二楼大厅,我估摸那里大概有好几百平方米,厅内摆放着一排排长桌。此时长桌宴才算真正的开始,先前进门喝的酒只能算是序曲罢了。
  

也许坐在长桌右边的人们算是尊贵的客人吧,长桌宴开始后,在吹芦笙小伙的带领下,三个苗家姑娘向我们走来。领头的一手端着土碗一手端着酒壶,紧随其后的姑娘们都手握酒壶,真正的敬酒便开始了。
  

坐在我对面的老袁就充分享受了贵宾的待遇。一个苗家姑娘手拿一个鸡腿在他嘴边晃悠,但这鸡腿不能用手去抓,只能张嘴去啃,啃不到便喝一碗酒,老袁用嘴没抢到鸡腿,便接连喝了三碗酒,最后老袁不得不用手抢过鸡腿,这敬酒才算结束。
  

还有一位姓张的朋友,更是享受了“高山流水”的滋味。这高山流水是怎样的情景呢?三个苗家姑娘每人手里握着一个酒壶,壶里盛满了酒。前面的一手端碗一手握壶,待客人张嘴仰望着,那酒便像涓涓流水一样流入你的嘴里,你只管下吞。而第二个第三个姑娘依次将酒倒入前一人的壶中,这就意味着你要一口气喝下整整三壶酒。我本人不会喝酒,听说这米酒的度数不高跟啤酒差不多,可这样喝下去一般人恐怕也是难以承受的。
  

但这充满民族风情的长桌宴,体验一次便有着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。一个个春风满面容光焕发,就是一个爽字。

作者:古兴荣

四川方言说的“编”,是指说动,怂恿别人干某种事情。如张三编李四与他一起打网球,王五编陈六一同去逛街。
  

小区里的姜胖子爱打麻将而且麻瘾嗨大,只要两天没摸麻将心头就痒得慌。这天,姜胖子的麻瘾硬是发敦了,便去编本小区的老韩和老何午饭后一起去棋牌室搓麻。韩、何二人也是麻迷,而且麻技高超,见姜胖子主动邀约,自然满口应承。三缺一,咋整呢?姜胖子打算去编他的邻居罗莽娃儿来凑搭子,但他又想到,罗莽娃儿是才学会搓麻不久的新毛头,要他来和韩、何两位麻坛高手一起玩,他肯定不得干。要想让罗莽娃儿同意参战,不动动脑壳好好编他肯定是不得行的。
  

事情果然不出姜胖子所料,他找到罗莽娃儿刚一开口,对方便把头摇得像巴郎鼓:“不来不来,你晓得我是个新毛头,二黄二黄的,连叫都还不咋整得伸抖,何况老韩、老何两个又是老麻精,凶得很,你要我这个黄棒跟他们一起打,不把我输来裤儿底底都没得才怪呢。”姜胖子见罗莽娃儿果然拒绝,便耐心地对他循循善诱,从容不迫地编他:“哥们儿,你还没有搞醒豁嗦,现而今打麻将是七八分手气,两三分技术,输赢基本上靠的是手气而不是技术。”他掏出包里的“熊猫”递一支给对方又接着说,“哥们儿你还不晓得,像你这种才学会搓麻的生手往往手气都很好,想啥子(牌)来啥子(牌),常常是十打九赢。牌桌上把你们这种人叫做‘棒棒手’,那些老麻精都生怕和‘棒棒手’坐在一桌。你想想,他们两个都虚火你,你还虚火他们啥子?走,硬扎起。”姜胖子就这样东编西编,硬是生拉活扯地把罗莽娃儿编来和他一块进了麻将室。
  

此时,韩、何二人已经先到,于是四人立即搬庒定位开战。
  

事情说来也真巧。这天四人打了个把钟头,韩、何二人便开始走下坡路,手气越来越撇,哈哈出手就放炮,简直是霉得起冬瓜灰。而罗莽娃儿却是手儿越来越顺,想摸啥就摸啥,甚至割边张、拤张都要整起杠上花。这次牌局,碰巧应验了姜胖子编罗莽娃儿时说的那句话:新毛头往往是让老麻精也虚火的“棒棒手”。

END

●关于我们

●《开卷温江》迎春朗诵比赛来啦!等你报名哦

●新一代鱼凫歌者:《鱼凫诗刊》诗选●温江金马河的芦苇花:一幅独特的水墨画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